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与小情人去黄山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与小情人去黄山


上海离黄山不算远,开车5个多小时就到了。小情人准备好攻略,订好酒店。一个周六的清晨,我们出发了。几个小时的车程,在我们俩说笑、调情之间,很快就到了,并不感觉疲惫。我们入住黄山脚下汤口镇的汤口宾馆,已经是下午2点多钟了。

  到宾馆放下行李,我拿起相机就要出门。宝贝拉住我,要和我在房间里合影。时间仓促,当然不可能拍艳照,但还是很亲密的。我坐在沙发上,宝贝骑在我的腿上,和我接吻。拍完照以后,我们就出门,直奔翡翠谷,俗称“情人谷”。从情人谷出来,又匆匆前往香溪玩漂流。

  那个时候不是旅游旺季,时间又比较晚了,来玩漂流的人非常少。我们进去的时候,似乎只有我们两个人。我们俩乘上一条皮筏子,开始了漂流之旅。河面是非常安静,溪水静静地流淌,两岸生长着茂密的树林,郁郁葱葱。我们没有划桨,而是任凭水流带着皮筏子随波逐流。那天是阴天,加之天色将晚,光线变暗,更加闲的静谧。偶尔,一只小野鸭掠过水面,从河的一边飞到对岸。我看见右侧岸边一棵高大的树上有一只黄鹂鸟,在树枝间跳跃,发出一两声婉转的鸣叫。

  我和宝贝坐在筏子上,为了保持平衡,我们俩各坐一端。看到四下无人,我心中便冒出了一个主意。我冲小情人努努嘴,表达亲吻的意思。小情人诡异地笑笑说:“老爷爷想干嘛?”

  我指了指两腿之间,示意她过来给我口交。小情人“切”了一声,调皮地笑着说:“就不。”

  我穿的是一条松紧带的休闲七分裤。我把松紧带往下推了推,把小弟弟连同蛋蛋一起露了出来。小情人小声说:“色老爷爷!”

  正准备起身过来,忽然我们后方传来一阵喧闹。回头一看,有三、四个皮筏子出现在百十米开外的水面上,筏子上的青年男女们嬉笑着。我急忙把小弟弟收起了。几个筏子似乎在比赛,划得挺快。不一会儿就追上我们,并超过我们朝远处去了。

  水面再次安静下来。我又把小弟弟掏了出来。小情人这次什么也没说,小心翼翼地从筏子的前端移动到我跟前,我把身体往后靠,屁股尽量往前,方便让宝贝够到。宝贝蹲在我两腿中间,一只手握住鸡巴,一只手抚弄蛋蛋。鸡巴很快就硬了起来,小情人低下头,把它含进嘴里,头部上下运动起来。我鼓励到:“不错,宝贝,好舒服。”

  她没有停顿,继续吮吸着。我正享受着,突然远处有人在喊。小情人停了下来,直起身。因为离得远,那人肯定看不清我们在做什么。

  我疑惑地问宝贝:“是在喊我们吗?”那人继续喊,并挥着手。

  宝贝说:“是人家崔咱们快点。”我这才意识到,漂流的终点快到了,赶紧把鸡巴收起了,裤子提好。拿起奖,把筏子划到终点。收筏子的人低声抱怨我们耗时太长了。

  我们上岸后,手拉手朝着漂流起点走去,我的车还停在那里。小情人伸手隔着裤子捏捏我的鸡巴,笑嘻嘻的说:“没让老爷爷的小弟弟过瘾,憋得慌吗?”

  我调侃地回答:“当然憋得慌了。你看,现在周围没人,要不到路边树丛后边帮我解决了?”

  小情人用拳头在我肩膀上锤了一下,娇嗔道:“老爷爷坏死了!憋着吧!”

  回到驻地,天已经黑了,我们俩到汤口镇上找地方吃晚餐。我们进了一家餐馆,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。餐馆里面积不小,但是客人很少。我们的座位很特别,是秋千式的,一块长条木板,四角打上孔,用绳子吊在天花板上。吃完饭,我们没有着急离开,而是并排坐在木板上,依偎在一起,一边说笑,一边在相机上欣赏在情人谷拍的照片。

  很快,照片看完了,我开始不老实了。一只胳膊楼主小情人的腰,悄悄地从她的上衣下缘伸了进去,缓缓地抚摸着她光洁的皮肤。小情人紧挨着我的手也悄悄地伸进我的裤裆里,揉搓起我的鸡巴和蛋蛋。我的手顺着小情人的腹部向上,移动的她的胸部,隔着胸罩抚摸着不大但坚挺的乳房。小情人扭过头瞪了我一眼,小声说:“坏老爷爷!”

  我没理会,稍稍用力捏了捏。她报复性地用力攥了一下我的蛋蛋。我低声警告说:“攥碎了,要出人命的!”

  她捂着嘴,差点笑出声,然后说:“咱们回去吧?”

  结完帐,我们回到宾馆,小情人先脱了衣服进卫生间洗澡去了。过了一会儿,我也光溜溜地进去了。宝贝已经洗完头了。我凑到她身边,冲湿了身体,挤了点浴液在手掌心,往她身上涂抹,不一会儿,她的胸部、腹部就布满了滑溜溜的泡沫。我搂住她,俩人的身体贴在一起。我在她身上来回蹭着,鸡巴在小情人的小腹上鼓胀起来。她蹲下来,认真地帮我洗下体。在她的刺激下,鸡巴完全勃起了。我拉起宝贝,手伸到她的两腿间,用两个手指分开阴唇,把中指探了进去。指奸了几下,然后把她的身体转过去,从后面挺枪刺入。自来水和淫水混合在一起,让我觉得她的小穴好像比平时要松。我使劲抽送,下腹撞击着她的屁股,洗澡水在我的撞击下向四周飞溅开。在狭窄的卫生间里,撞击声非常响,啪啪的。同时,我的双手从后方抓住她的双乳,用力揉搓。小情人双肘靠墙支撑着身体,努力抬高臀部配合我。

  抽插了一阵子,我总觉得这种姿势不够舒服,我说:“宝宝,咱们到床上去吧。”

  擦干身子,我把宝贝抱起来,放到床上。然后,从钱包里拿出带来的杜蕾斯,套上以后,继续狂肏小情人。小情人的眼神迷离,叫声越来越大,双乳在我的撞击下不停跳动。大力抽送了数百下,我在两人的喘息声中射出了精液,趴在宝贝身上,浸满汗水的皮肉紧贴在一起。

  第二天,我们一大早就开车上了黄山。天公不作美,下起了雨,山中雾气缭绕,山峰和奇松都隐没在白茫茫的雾中。天气并没有影响我们的情绪,宝贝和我在云雾间穿行。过了一会儿,雨停了,近处的山峰渐露峥嵘。突然,宝贝惊喜地指着一座矗立的山峰叫到:“老爷爷,你看那像什么?”然后就笑起来。

  我一看,原来那山峰挺拔,就像一条勃起的阳具,刺破云雾,傲然挺立。我刮了一下小情人的鼻子说:“色宝贝!”她兴高采烈地摆了个Pose,让我给她拍照。

  下山后,我们马不停蹄,直奔宏村。游完宏村,就打道回上海了。和宝贝的第一次旅行圆满结束。